印度3000家酒店拒绝中国人入住 大量中国集装箱滞留印度港口

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一个酒店和餐馆行业组织于本周四表示,该组织旗下的3000家酒店将不会再给任何中国公民提供住宿服务。

根据《印度斯坦时报》的报道,做出这一决定的行业组织名为“德里酒店和餐馆所有者协会”(The Delhi Hotel and Restaurants Owners Association),该组织是在印度另一个名为“全印度贸易者邦联”(the Confederation of All India Traders)的贸易行会发出了抵制中国货的呼吁后,做出的这一抵制中国人的决定的。

该组织的秘书长就称,他们这么做是因为在6月15日的中印边境冲突后,当地很多酒店经营者对于“中国对待印度的方式”很“愤怒”,所以在“全印度贸易者邦联”决定抵制中国货后,这些酒店经营者也决定参与其中,不仅不再让其旗下的酒店购买任何中国产品,也不会再给中国人提供客房服务。

自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后,印度国内“反中”情绪水涨船高。24日,路透社爆料印度政府玩起了“暗箱操作”,“扣押”来自中国的集装箱,导致大量中国制造的电子元件等商品积压在印度港口,印度媒体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周三(24日),英国路透社从两位消息人士处得知,苹果、思科、戴尔和福特汽车的产品也在受到影响的产品之列。另有消息人士表示,苹果在印度的代工制造商台湾富士康的电子元件也受到了“牵连”。路透社称印度主要港口的海关官员要求提供额外的清关材料。

印度最大的财经媒体之一《今日商业》(Business Today)杂志证实了这一消息,“印度政府没有给出明确的消息”,但是印度商界人士传达出的消息很清楚——不要接收从中国来的任何货物,等待进一步通知。

昨天(6月25日),中国驻印度大使孙卫东大使接受印度最大通讯社印度报业托拉斯(PTI)专访,就中印加勒万河谷事件回答记者提问。使馆政务参赞李亚、新闻参赞嵇蓉等在座。

答:近期,中印边防部队在边界西段加勒万河谷发生严重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这是中方不愿看到的。此次事件完全由印方挑起,责任不在中方。我愿借此机会阐明中方观点和立场:

第一,事发地点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中方一侧,印方越线在先。加勒万河谷位于实控线中方一侧,当地管控情况十分清楚,双方几十年来基本相安无事。但今年以来,印方在加勒万河谷抵边越线开展建设,不断改变当地实控现状。5月6日,印边防部队趁夜色在加勒万河谷地区越过实控线进入中国领土,采取暴力手段制造双方相持,并修建设施企图长期驻守。

第二,印方违识导致事态升级,印方挑衅在先。5月初的对峙事件发生后,中方通过军事和外交渠道向印方提出多次交涉,印方同意并撤出越线日双方举行军长级会谈,印方承诺不越过加勒万河口巡逻和修建设施,双方同意在加勒万河口两侧各自建立观察哨所。但此后,印方边防部队在现地局势已经趋缓的情况下,反悔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无理要求中方拆除已设观察哨,并再次越过实控线向中方挑衅,引发此次冲突事件。

第三,印方暴力攻击中方人员导致事态扩大,印方打人在先。6月15日晚,印方一线部队违背双方军长级会谈达成的共识,再次越过实控线破坏中方在此搭设的帐篷。当中国边防官兵按处置边境事件的惯例前出交涉时,印军突然暴力攻击中方前往交涉的官兵,导致双方激烈肢体冲突,造成人员死亡。

第四,印方违反了两国达成的一系列协议协定,印方违反协定在先。中印两国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有章可循。1993年两国政府《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第一条、1996年两国政府《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第二条,对双方在实控线附近活动作出了明确规定。印方所作所为与上述协定精神不符。

答:此次事件的是非曲直十分清楚,责任不在中方。印方越线挑衅并攻击中国边防部队,严重违背两国有关边境问题达成的协议,也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要求印方开展彻底调查,严惩肇事责任人,严格约束一线部队,立即停止一切挑衅举动,确保此类事件不得再发生。

当前,中印正通过军事和外交渠道进行沟通,缓和事态。不久前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和印外长苏杰生通话,双方同意公正处理加勒万河谷冲突引发的严重事态,共同遵守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尽快使现地局势降温,并根据两国迄今达成的协议,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安宁。6月22日至23日,双方举行了第二轮军长级会谈,继续磋商当前事态。6月24日,由两国外交部主管司长牵头的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也举行了会议,就有关问题进行沟通。

答:中印双方有意愿、也有能力妥善管控分歧。目前,中印边境地区的形势总体是稳定的、可控的。中方期待印方相向而行,避免采取导致边境局势复杂化的举动,以实际行动维护边境地区稳定。

中印两国都是拥有十多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和新兴经济体,都肩负着实现自身发展振兴的历史使命。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同苏杰生外长通话时所指出的,中印双方相互尊重、相互支持是正道,符合两国长远利益;相互猜忌、相互摩擦是邪路,违背两国人民根本愿望。我们愿同印方一道努力,在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精神的指导下,妥善处理当前事态,共同维护好边境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推动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今日有雷雨!成都发布暴雨蓝色预警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陈婷)成都市气象台今天早上刚刚发布暴雨蓝色预警:受西南低涡影响,预计成都市6月26日8时到27日8时有一次明显的雷雨天气过程,雨量大雨到暴雨,其中主城区、高新南区、龙泉驿、东部新区、简阳、金堂、双流、新津、天府新区的局部地方可达100毫米以上,雷雨时伴有短时阵性大风。请各地注意防范雷电、大风、短时强降水等灾害天气带来的不利影响。

绵阳市三台县气象局预计,26日傍晚到27日上午,三台县有一次雷阵雨天气过程,雨量大雨到暴雨。

绵阳市盐亭县预计,26日8时至27日8时,盐亭县有一次雷雨天气过程,雨量大到暴雨,个别乡镇可达100毫米以上,并可能伴有雷电、阵性大风、局地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广元市青川县气象局预计,26日8时至27日8时,青川县大部地方将出现50毫米以上降雨,个别地方有超过100毫米的降雨。

江油市气象台预计,26日8时到27日8时,江油市有一次雷雨天气过程,雨量大到暴雨,并可能伴有雷电、阵性大风、局地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本网或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新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四川昊通律师事务所。

滞留印度54年的中国老兵因为迷路误入印度无奈在当地娶妻生子

《过秦论》中有一句话:“伏尸百万,流血漂橹。”这句话很直观地告诉了人们战争带来的残酷景象,有战争的地方就必然会出现伤亡。在战争中,无数的家庭会变得支离破碎,甚至有人漂泊异地无法回家。他是滞留印度54年的中国老兵,因为迷路误入印度,最终无奈在当地娶妻生子。

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位中国老兵名叫王琪,他虽然没有在战场上牺牲,但是却一直被困在印度54年不能回家,也无法联系家人。很多离开家乡外出打拼的人应该会体会到这种对家乡的思念是多么的痛苦,但幸运的是我们还可以回家,这位老兵却一直数十年都无法回家。

王琪在1937年的时候出生于陕西,并在1960年的时候就去了军队参军。王琪本想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国家、奉献给部队,但是却因为一次意外而使他的人生发生了转折。在王琪参军第四年的时候,他跟随部队前往藏南达旺地区驻扎。这个地方临近印度,而王琪因为在行进过程中与部队失联了,最后因为迷路的王琪误打误撞进入了印度。

回忆起当时的经历,王琪说他在那天傍晚他离开军营想去散散步的。但是在回来的路上,他乘坐了一辆红十字的车,本以为会将他送到目的地,最后却发现车将他送去了印度军方。在把他送往印度的途中,王琪看到了一辆属于中国红十字的车。王琪本想呼救让这辆车将他带回国,但是印度的军方却将他嘴巴捂住了,这也让王琪错失了能够回国的机会。

在到达印度的军方驻扎地后,他以为中国和印度的战争结束后,中国释放了印度的俘虏,那么印度也应该会将他送回中国。但是事情却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印度的人将他送给了军方后,并给他按上了“间谍罪”的罪名。因为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印度军方将王琪关押在监牢七年之久。在这七年中王琪非常思念自己的祖国,每天都要忍受思乡之情,而且军方还会对王琪使用酷刑。这段煎熬痛苦的日子王琪忍受了七年,最后才被印度军方释放出来。

因为这七年的痛苦和对家乡的思念,王琪出来之后就更想回到祖国。根据当时日报中记载王琪出狱之后,当时印度问过他想要去哪里,王琪听到之后自然是要回国的。印度方面跟王琪说过几天会将他送回去的,但最后却将王琪送到了一个小村落中。这个举动明显就是有囚禁的意味,因为这个村落非常破败荒凉,几乎没有人而且连进出的路都没有。这个村子里面都是外国来的士兵,这里就相当于印度囚禁他国士兵的地方。

起初王琪并不知道真相,直到等了几个月之后,他才发现了好像有哪里不对。王琪就前去询问,但是相关人员告诉他:他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从这以后王琪就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在这个国家生活,后来王琪在一个面粉厂里上班,而且他后来娶了印度当地的一名女子作为自己的妻子。

王琪还与这名女子生下了四个孩子,之后自己还开了一家店铺,生活过得也很幸福。虽然生活美满,但是王琪依旧思念着家乡。在此后几十年中,他一直积极地向印度有关部门写信寻求帮助,但是一直都没有得到回复。

直到在2012年的时候,王琪又向中国驻印使馆求助,王琪的情况引起了使馆的注意。但是因为年代久远没有办法证明王琪的身份,所以只能先调查。然后通过调查之后证实了王琦的身份,最终在2017年的时候王琪老人回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家乡。《九歌》有言:“悲莫悲兮生别离”,这个世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离别,而王琪与家乡亲人离别了五十四年,最终顺利回家也算是弥补了他的遗憾,